啾keer

是真的我

晚上送我去健身房和回家的路上,我挂在我爸胳膊上一言不发。这段时间我的食欲又消退得七七八八了。
快要两年时间,我爸终于开始重视抑郁这件事了。
最近他也不太顺利,和我有点同病相怜的共情,也许终于开始,也能多少理解我的一亩三分地了吧。
嘿嘿,可惜我只能说:“没事呀,我可好了!^ ^”

© 啾k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