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keer

是真的我

云南地

按我的风格,标题应当叫Joker的支教日记,它取代了治疗日记,成为了我为期两年的一场治疗。

云南楚雄,连绵山水,极触云天。打雷闪电大暴雨,晴空万里飘白云,楚雄的云都太好了。


从整理乱七八糟的行装到今天躺在床上回想,也就是整十天,我好像在这个学院里过了小半辈子。


第一周,手忙脚乱,什么都不齐全也什么都不习惯:云南的菜辣,食堂餐食限时供应,宿舍的水限时供应,床板比我的骨头硬,熄灯时间和自习教室关闭时间早得让人熬夜都艰难。早上6:30爬起来洗漱化妆吃早饭,赶到教室上100分钟一节的两节大课。中途休息的十分钟见缝插针地给妈妈打电话。中午吃完饭直接带着电脑去教室改教案,下午接着上100分钟...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大一刚入学的时候,实际尚未成年的我强撑过人生的头两场压力面试之后走出教室打开手机,看到了迎面走来的欢欢和她从小卖部买的巧克力。

这个瞬间至今仍然清晰,并且总在我想起的时候不断温暖我治愈我。

这么好的姑娘,希望你行的好事给你攒美妙的前程。

走在地下车库,听见远处一阵口哨声,我的避难救狗命雷达瞬间启动拔腿就准备开启逃跑计划,突然听清那个男的哼的是:“葫芦娃~葫芦娃~一棵藤上七朵花......”

逃跑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但其实不建议#

我太明白了:我想逃避。

我拒绝详细了解一些信息、拒绝和了解情况的人沟通、拒绝为此作准备虽然我不自觉地在做、拒绝想到这件事。

我太明白了,所以我强迫自己去做,我会不会喜欢自己的一点勇气呢?

Hard to tell.

很苦的药

吃了一款很苦的药,苦味卡在舌根到喉头的地方,甚至水冲不下,蜜过不散。

看来哄人吃药时,准备一份糖果或蜜饯,竟然真不是矫情……取决于喂什么药。


下决定很焦虑,然后生病。

生病很焦虑,所以难下决定。


在我的“下决定-焦虑-生病”循环里,还伴随着我开始酸痛的膝盖和肠胃。


要吃很苦的药。

这以前我觉得西湖很没意思,现在我想,我为什么会要求一个湖有意思呢?我可真有意思。


在杭州灵隐到九溪的公交上,一位杭州爷爷语气带着自豪:“下雨的西湖是下雨的好看,晴天的西湖是晴天的好看,春夏秋冬的西湖都好看,西湖从不会让你失望。”

这样的一份喜欢,不是游客对景点的称赞,不是可玩性、环境和服务、性价比的评估。

好像是一种天然的欣赏,是能看到本质的体验。

我们都在追求这种喜欢,有的时候倒不愿意跟着分明四季做一做自己。

我这边住着一个害怕被人训斥“别哭了”的小孩,

和一个耐心告罄的成年人。

Joker的治疗手记:My Breaking-Down System

焦虑障碍导致报复性进食,随之胃疼或呕吐不止、浑身战栗头疼、生理性流泪,然后真正开始流眼泪。

有别于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或者免疫系统,我称之为我的崩溃系统。它作用得很顺畅,以让我停机为目的运行。

我不知道我可以记录到什么时候,一个月三次左右的运行让我承受不住啦!

希望这个手记能让我发现什么规律。或者留给被人发现也好,多多少少有点什么用处吧。

不说了,它又运行起来了。Bye

在想什么呢?

一旦我意识到我的情绪很锋利,我就没法把它拿出来擦试了。我没法接受让人觉得害怕和会受伤的。

怀揣锋利总会刺伤什么,但应该是我的。

1 / 20

© 啾k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