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keer

是真的我

说一点黑暗b-side.
身边很多人都坚持学习健身或者培养一技之长,每次这样都觉得自己笨拙的努力毫无意义。像是那个表情包上一样的感觉:比我聪明的人比我努力一百倍,那我还努力干什么......
我的人生养成一旦被我发现和常规路径撞车,就会猝不及防车毁人亡。发现自己费劲吧啦的努力谁都在做,就突然感觉这样的努力并不特别。其实说到底就是想和别人不一样,还没能接受认可喜欢自己是个普通人这回事。
不能真心实意接受有的人比我好,那也不配得到别人真心意识的祝福关切。
翻回a-side.
我的坚持只和我一个人有关,横向对比是没有意义的。可能真的一辈子都无法成为期待的样子,但总比坚持前的那个自己要令自己满意吧。多夸夸自己嘛...

不知道...你发烧退了没有?
今天一天过得和你毫无关系,我戴着你送的手链,去买了你推荐给我的最好吃的蛋挞。你好像哪儿哪儿都在。

黄昏的时候下暴雨,脚踝和发梢都淋湿了,拎着袋子撑着伞,努力保护蛋挞到家之后,换上一身家居服,绑起头发,卸掉妆。我特别喜欢这种把乱七八糟整理得稳稳妥妥的感觉。哇——

好久没哭啦,哭一下。
我好像还是那个自始至终都在等着认可的人,我手握的是认可自己的机会,就像牢牢攥着刀鞘摁着格挡的胆小武士。
我抽出刀的瞬间,看到的是断裂。
这里的阳台真好,是有机会看见城市里的星河的。夜越深的时候,星河越黯淡,但也不至于无光。这时候觉得短暂死亡也是不要紧的,是值得庆祝和笑一笑的。而天光大亮的时候,就必须和所有正常运行的机器一样,活过来,活过来。

下午四点多,被楼上装修的钻孔声闹到炸毛,把鸡胸肉腌好以后拿起帆布袋子ipad手机臂包耳机钥匙一装潇洒出门。
没有这么早到过健身房,夏天天黑得晚,进门的凉气和落地窗的洒金很不搭,一种我很凉快但我好像接触到了紫外线的奇怪感觉。反正一直到一个半钟以后阳光还没消失干净。
傍晚的时候看什么都特清晰,室内不及室外亮堂,因此也没有晚间那些总造访的小型吸血来客,吞云吐雾的成年两脚兽没来,叽里呱喳的幼年两脚兽也没来,更没人闲来无事去折磨那台重感冒的跑步机,我ipad的音量都难得调小几格。
帆布袋可以正正好好挂在ipad壳和椭圆机面板形成的夹角上,继中午到了快递后晚上又到了一个,等会儿可以一次全带回家酱酱酿酿的。很完美...

都说......
这个年纪想点要死要活的很正常。逃避现实偷懒着说自己心情不畅、敏感神经质无法正常交流沟通是青年人的毛病。
看着周遭的青年人们,总觉得污了青年人的名。
有什么值得认可的呢……我可实在想不到哇。不想被人拯救,也不想故作坚强可爱去爱人了。
我得了青年人的病呀,可我不是个青年人。

总是因为互相说过的话生气,我们是不是过分在意对方的一言一行了。

难过都要找资格的活法很辛苦。
两年前发现自己很容易哭,接收到来自其他人任何否定的信息都让我觉得沮丧,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收到的信号就像雨季的大瀑布,源源不断滔滔不绝,迎头拍在我不太坚实的脑门上。
很不待见自己这样的调性。用旁的话说就是“林黛玉似的”。身贴林黛玉标签的我,大概也能估量到,这说的是敏感、多疑、脆弱、无力。诶,你说,这个想法本身是不是就很敏感多疑呢?
有一回忘记因为什么了,哭着说我也好想变成原来那个逗比啊,我原来可是超好笑的人呢。我为什么想变回去呢?还是因为那样的人比较被人喜欢。我还是很想被人喜欢。
就是不管怎么努力,我无法取悦自己,我自己总是不满意。我突然觉得,如果我的满意是希望大家都能满意...

丁先生和黄女士无意中看了一档街舞类节目,还耐着性子看完了,可见近来是真的没什么吸引中年人的综艺了。
其实从他们乐呵呵看《中国有嘻哈》开始,我就发现他们对于小众爱好的接受程度比我想象的高一点点……虽然总还是很嫌弃这些underground选手的宽松裤子渔夫帽脏辫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哦于是我也顺眼看了一点,大概是看完总决赛都没把大部分选手和名字对上号那种“顺眼看”。有了以下小发现(tucao)。
1. 这其实是个导师养成类节目,导师水平整体基本都低于选手,然而选手无怨无悔。
以下节选我还记得的选手发表感言日常:“千玺笑了,我就觉得值了”、“我是为了韬而战,来节目前我从没有这么想过”、“我想让他(导师)一...

花王蒸汽眼罩。买了很久丢那儿没用,昨天拆了一个用,妈呀太棒了也!薰衣草味儿的安神效果特别好,现在起床眼睛也不肿了,大小也很合适不会勒耳朵!喜欢!

1 / 13

© 啾keer | Powered by LOFTER